123健康网 > 新闻 > 医路同行 > 正文

揭秘医院号贩子挂号伎俩

时间:2016-02-01 09:21  来源:生命时报  编辑:小灵

  受访专家:

  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副所长 朱恒鹏

  中国医院协会门(急)诊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王吉善

  北京协和医院变态反应科主任 尹 佳

  北京协和医院内分泌科主任医师 伍学焱

  近日,一段“女孩怒斥号贩子”的视频再次将挂号难的问题推上风口浪尖。排在第三位仍没挂上号,300元的专家号炒到4500元,号贩子让看病变得难上加难。据北京市公安局官方微博消息,1月25日清晨,公安部门在广安门医院抓获7名号贩子,其中作拘留处理4名。市公安局相关部门还对此成立了专案组。1月27日,《生命时报》记者兵分四路,来到事发地北京广安门医院以及另外3家三甲医院,亲身体验发现,号贩子一夜之间转为了“地下工作”,但气势依然活跃。

  号贩子依然猖獗

  北京广安门医院:明目张胆的吆喝转为了“地下工作”。27日早7时许,中国中医科学院广安门医院门口、门诊大厅及挂号窗口前,一下子派出了十二三名保安在执勤。常年在广安门医院就诊的高奶奶告诉记者,与以往相比,这几天号贩子明显不敢明目张胆地兜售号源了。但即便如此,记者仍听到不少患者抱怨,“一大早5点多就来了,可号贩子又把专家号给挂没了!”

  刘师傅在广安门医院门口卖了四五年早点。他告诉记者,以前医院门口、门诊大厅全是号贩子的吆喝声,“像买菜一样”。在他们手中,14元的正高号能卖到300元,而原本就三五百元的特需号都会要到上千元。即使号贩子在交易时当场被抓,最多也只是拘留5~7天,“这几天整治过,隔段时间他们肯定又会卷土重来的”。

  刘师傅曾与号贩子打过交道,他向记者提供了一名杨姓号贩子的电话号码。《生命时报》记者随即联系了这名女子。对方称,只要将姓名、身份证号、电话和就诊时间告诉她,她就一定能挂到号。“有些专家必须要患者持本人身份证才给看病,价格也更贵。”她还提到,挂任何号他们都有一两百元的成本,但这成本是什么,该女子避而不谈。但她承认,医院保安都有他们的名片,彼此也算认识。

  北京妇产医院:号贩子称可直接从医生手里拿号。1月27日7点30分,妇产医院的每个挂号窗口前都排了近30人。20分钟后,显示屏上出现了“产科、内科号已挂完”的提示。有患者商量,“来都来了,要不找‘黄牛’挂号吧”。当记者准备离开挂号窗口时,一名中年男子递上一张卡片,问道:“挂号吗?我手里的号最便宜,可以挑时间,但不能挑专家,150元。”见记者半信半疑,男子说道:“我的号都是从医生手里直接拿的。”这时,一名保安过来拍了拍该男子的肩膀说:“行了,快走吧。”男子边走边跟记者说:“卡片上有我电话,需要号随时联系。”保安随后告诉记者,妇产医院号贩子很多,门诊、医院门口有好几批。在记者调查的1小时里,有9名“黄牛”前来搭讪过。一名医院工作人员告诉记者:“虽然医院增强了安保措施,但号贩子赶走一拨又来一拨,真是‘野火烧不尽’。”而号贩子声称能从专家手里拿号,院方人员称“不存在这种情况”。

  北京协和医院:有些专家不“找人”挂不上。8点20分,记者来到北京协和医院东院。今天的医院门口有些“空旷”,以往“列队”询问路人“要不要号”的号贩子不见了,取而代之的是两辆城管执法车和六七名保安。门诊挂号窗口附近也站着几位保安,但不少患者仍是空手而回。“2月3日前内分泌科都没号了,”一名糖尿病患者告诉记者,她本打算年前来看病,今天7点就到了医院,没想到连一周后的普通号都没了。一名保安则向记者表示,协和的号也没那么难挂,早上6点来排队,八成人都能挂上。

  就在记者要离开协和医院时,被一名号贩子盯上了。该女子称,原价300元的专家号,他们的报价是700元,周日前把病人建卡的银行卡交过来,就能拿到下周任何时段的号。记者表示想挂内分泌科某知名专家的号,她表示,协和一般提前一周放号,但很多知名专家每次只看10个病人,号根本不会放出来,来得再早也挂不上,只能找人帮忙。当记者询问“找谁”、“怎么找”时,她立刻沉默了。

  北京同仁医院:小旅馆“兼职”倒号,拿到号再给钱。9点,记者在同仁医院西院看到,保安、协警数量明显增多,门诊大厅和挂号区各有三四名安保人员巡逻,号贩子则不见踪影。一名保安告诉记者,网上视频的事出来后,各大医院这些天都加强戒备,甚至有便衣警察在暗中巡逻,一旦发现号贩子将严惩不贷。作为同仁医院最紧俏的号源,当时眼科仅有青光眼白内障的专家号略有剩余。医院一名工作人员介绍说,当日未挂上号的患者可通过微信、网络和电话三种形式预约,但不能指定医生。这时,旁边一名招揽住宿生意的中年男子问记者:“想挂号?”他说,号贩子这几天都不敢出来了,但他可以帮助联系,只需在原挂号费的基础上加300元劳务费即可。“把就诊卡给我,你想挂谁的,我都能帮你挂上。看病当天你在分诊台候诊时给我钱,不用担心被骗。”

  千奇百怪的挂号伎俩

  1月27日,国家卫生计生委宣传司司长毛群安表示,已责成北京市卫生计生委认真调查,严肃查处医院工作人员与号贩子勾结,卫生部门和医院要密切配合公安机关打击号贩子。重锤之下,号贩子好像一夜之间都消失了。实际上,他们不少转为地下,仍在顶风作案。《生命时报》记者在调查暗访中发现,号贩子之间也存在竞争。为保证客源和“口碑”,他们使用的挂号伎俩也是千奇百怪,让人瞠目结舌。

  雇人排队。据广安门医院的杨姓号贩子介绍,雇人排队是最简单的方式。无论窗口排队还是网络、电话、医院官方微信和客户端,都有号贩子雇佣的专职人员在抢号。每抢到一个号,大概可得到100元的劳务费。

  装“患者”诉苦。北京协和医院内分泌科主任医师伍学焱告诉记者,有一次,一个“患者”央求他加号,自称来北京好几天了都没挂上号,实在不行只能去找号贩子了。“医生有济世救人的心,我于心不忍,就给他加号了,谁知他竟是号贩子!”伍学焱表示,号贩子会冒充患者下跪求情、无理取闹,甚至威胁投诉医生,拿到加号后则立马转手。

  伪造病历。有些号贩子直接把患者带到专家面前,帮他们伪造假病历,装成复诊病人,还教他们如何和医生说话。连蒙带骗,加上威胁,医生不得不就范。“医生还要背上‘随便给人加号’的黑锅。”伍学焱无奈地说。

  攻陷内部员工。有些号贩子找到急于看病的“目标患者”后,会让其带着礼品找到医疗辅助人员,利用内部的加号福利看病,再向患者收取介绍费。而北京某三甲医院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医生则告诉本报记者,保安或许没那么大权利与号贩子勾结,但个别专家与号贩子之间却有着扯不清的关系,这已成为潜规则。

  资源配置不合理是主因

  为何高压下号贩子依然存在?知名医改专家、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副所长朱恒鹏表示,医疗资源供给严重不足,好医生相对缺乏,导致人们都想去大医院看病。资源配置不合理的现状成了号贩子赖以生存的土壤。伍学焱则认为,国人看病缺乏基本秩序和对医生的尊重,更是加剧了现状。在北京协和医院变态反应科主任尹佳看来,号贩子猖獗首先是因为倒号成本过低,挂号费定价体制存在缺陷,医生的劳动成果无法得到真实体现。对好医生的追逐,使得大量病人蜂拥而至,号贩子自然可以择高价而卖。

  其次,执法管理缺乏力度。中国医院协会副秘书长、评价与评估部主任王吉善表示,号贩子猖獗不能光把板子打在医院身上,更多的是整个社会层面对其管理不力。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医院工作人员表示,打击号贩子不仅是医院保卫处的事。号贩子的很多行为就是违法行为,医院只是其发生违法行为的场所,并没有权力处罚。要打击号贩子,只能依靠公检法的全面介入。

  最后,尹佳表示,很多患者就医理念不正确,总想着一到医院就马上看病,不愿排队。这种着急的心态会促使患者去找号贩子,进行“不理性消费”。

  打击号贩子,医改才治本

  要想根治号贩子,朱恒鹏表示,加强医疗改革力度才是根本,首先要做的是提高医生待遇,让更多优秀医学生从事医疗行业,才能缓解优秀医生短缺的现象。其次应逐步放开医院牌照的管制,让更多资本注入到医疗体制内,用以吸引优秀人才。当医疗供给和社会需求达到基本动态平衡时,号贩子的生存空间就会被挤压,看病的费用自然会趋于合理,医疗市场才会逐步平稳。

  王吉善则表示,医院和公检法应形成联动机制,共同打击号贩子;还应完善法律法规,提高违法成本,现在号贩子抓住一次才拘留几天,与其从倒号中获取的利益相比,实在微不足道。此外,完善分级医疗体制,将普通病人分流到社区医院或地方医院,对缓解挂号难和打击号贩子也有一定作用。

  尹佳最后呼吁,老百姓的看病观念也应该有所转变,不是所有的病都需要找最好的医生,看病也需理性。

  • 小编推荐